《渝商》封面人物專訪:能源圈的“攪局者”——譚傳榮

不忘初心 砥礪前行 ——集團公司隆重召開2018年度工作總結會暨表彰會
2019年2月22日
關于山西通豫煤層氣輸配有限公司煤層氣輸氣管道運輸價格公告
2019年4月4日

在中國能源領域的壟斷格局下,民企三峽燃氣集團掌舵人譚傳榮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攪局者”:在三峽庫區云陽率先建立天然氣管道,主導建立全國首條跨省煤層氣長輸管線……這個目前資產過百億、在多家國企中間長袖善舞的能源大亨,究竟有什么成功的秘訣?

和大多數企業家不一樣,譚傳榮的朋友圈常常以曬書法為主。 他非常喜歡書畫,每天早上6點,他準時寫字畫畫,研究書畫理論,晚上睡覺前也會有固定的書畫思考時間。他甚至告訴記者,“我希望今后能回歸藝術,現在專心畫畫兩個月,根本就不想干其它事情了。”

譚傳榮掌舵著一家年營收數十億、資產上百億的能源企業。能源,作為民生基礎產業,在中國屬于一個典型的國企壟斷領域。這對民營企業家而言,如何從中找到發展縫隙,非常考驗企業家的智慧。

時間回到1991 年,彼時的中國正經歷一波下海潮。骨子里透出不安分、正在中學教書的譚傳榮“順流而下”,承包學校飲料廠,生產檸檬水,種植獼猴桃,銷售獼猴桃汁,之后又進入房地產,投資賓館。“其實這些都是我在實踐中的創新,也是多年來支撐我走過來的一種精神吧!”譚傳榮回憶說。

譚傳榮對創新二字情有獨鐘。在那個市場經濟剛興起的年代,他離開教師崗位,輾轉飲料、地產等領域,某種意義上說,這是對自身職業的一種創新,對自己身份的一種再定位。隨后的1998 年,他又躋身能源領域,主導建設了全國首條跨省煤層氣長輸管線“端氏—晉城—博愛”,之后又在能源、汽車等多個領域跨越式布局,目前擁有資產超百億元。實際上,在由國企壟斷的能源領域“翻云覆雨”,某種意義上說,這其實也是譚傳榮對企業經營的一種創新實踐。

譚傳榮的創新還體現在藝術創作上。在北京望京的三峽燃氣集團總部,無論是公司的走廊、大廳,還是譚傳榮的辦公室,都掛著不少字畫和攝影作品:《云水》畫面上,天高氣朗,云卷水飛,人世喧囂悄無蹤跡;《山間蒼松》里,青松傲立于懸崖峭壁,樹冠蒼勁蓬勃,拂去了云煙霧靄;《山鄉》中,白云飄逸,遠山青黛,村落古樸,彌漫著天人合一的禪意。還有《追夢》《峽江飛舟》《太行氣韻》——一張張與自然相融的攝影作品,或凝思于西藏的神秘,或有感于三峽的雄奇,或探幽于三晉的滄桑,或情系于太行的巍峨,無不情思飛動……這是譚傳榮的藝術境界:一幅幅作品,初看靜雅舒朗,細品之則熱血沸騰,別有洞天。

“自幼喜歡畫畫、攝影、寫字,情感自由奔放,思想無拘無束。”采訪中,國字臉盤、垂耳長發的譚傳榮解釋說,這種浪漫的情懷也給自己現實中的經商之路帶來阻礙,“總是在夢想與現實中間徜徉,失敗了,爬起,再失敗,再搏擊。”

譚傳榮將自己從事的天然氣、煤層氣當作藝術品。“我正著手對這些大自然美的東西進行‘藝術創作,可別笑我癲狂,鄙人是這樣設計人生的:當一個追求美的劍客,即使倒下,也要成為一座山、一道嶺!”他笑著說。

真應了文豪蘇軾的詩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但問題是,這種浪漫情懷和充滿現實主義的經商如何平衡?面對錯綜復雜的能源市場,譚傳榮又是如何亮劍的?本期《渝商》雜志專訪三峽燃氣集團董事長、北京重慶商會會長譚傳榮,帶你了解一個跟自己內心不斷搏斗又逐步突圍于能源壟斷領域的民營企業家。

從教師崗位下海

譚傳榮屬于典型的大器晚成的企業家,39 歲才下海,這之前入過伍,退伍后在村里當上民兵隊長,之后又去師范學院讀書,到中學當老師。

“與許多老師不同的是,一節課更多的時間我交給了學生。”在譚傳榮的班上,45 分鐘一節課,他只花20 分鐘講課,剩下25 分鐘和學生一起討論。課后則和學生一起勞動和打球。

這一待就是十多年。多年的教師生涯,讓譚傳榮對繪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一邊教孩子們學美術,一邊賣起自己創作的玻璃畫。“你想,上世紀80 年代末,大部分人一個月的工資才幾十元,我賣畫可以賣到6000多元。”譚傳榮的作品質量可見一斑。他回憶說,自己小的時候,母親一直靠剪紙畫來補貼家用,這也影響到他對繪畫的喜愛。

但是,就在他謀劃著準備做一個專職畫家的時候,卻歪打正著邁入了商人領域。

當時,作為健力寶、廣州亞洲沙士、北冰洋的市場競品,高橙飲料品牌在全國紅極一時。于是譚傳榮開經營理念之先,花2 萬塊錢承包學校的工廠,和廣東人合作,利用橙子的產地優勢,購入儀器設備擴大生產,然后再將貼牌的“高橙”銷往外地。

隨后,除了做“高橙”,譚傳榮還想著自主創新,于是成立飲料公司三峽風企業集團,謀劃著將大巴山的獼猴桃等推出去。怎么推廣?第一步是設立研究機構,在產品上下功夫。接下來則是給產品取名。“那時候有個飲料廣告叫‘椰風擋不住’,于是我們就取了這個名字。”譚傳榮回憶說。

椰風飲料可以說承載了很多70后、80 后的記憶,那個時候很多人對于海南的印象則來自于椰風飲料的廣告,椰風飲料曾經的代言人是“四大天王”之一黎明和林嘉欣,單憑代言人就看得出來當初椰風飲料有多火。

而順著椰風飲料火熱的勢頭,初創的三峽風企業集團,開始走上模仿道路。遺憾的是,這一創業產品很快被扼殺在搖籃之中。由于飲料的酸度沒有解決好,譚傳榮之前賺到的300萬元全部虧了進去,最后連本錢還虧損了幾百萬。“這對我來說可是致命的。”和其它創業者一樣,譚傳榮也經歷了創業中的低谷期。

從房地產轉到天然氣

企業家任正非回憶自己的創業經歷時說過,創業是條不歸路,它并沒有想象的那么浪漫,也沒有想象的那么精彩,而是為了生活被逼上梁山。譚傳榮當時也走在了這條不歸路上,盡管敗得一塌糊涂,他沒有一蹶不振,而是迅速朝房地產領域狂奔。

1998 年,中國房改政策正式落地,實物分配停止,房地產的市場化氣息越來越濃厚,商業嗅覺敏銳的譚傳榮轉身投資房地產。資料顯示,包括重慶主城的百合園、米蘭天空,以及梁平的舊城改造和歐式一條街的修建,都有譚傳榮的身影。隨后,譚傳榮還投資建立了賓館品牌——三峽風賓館,在開縣和云陽等地的三峽風賓館成為多年來頗有名氣的區縣酒店品牌,譚傳榮也借此擺脫了創業低谷,為之后深耕天燃氣領域斬獲了經濟籌碼。

問題是,既然房地產、賓館業務當時方興未艾,為什么譚傳榮并沒有在該領域繼續大展拳腳呢?

采訪中,譚傳榮坦稱,“沒在高速發展的房地產領域淘金,一點也不后悔,畢竟天然氣造福了更多的百姓。”

從情感上說,這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那一代人特有的家國情懷。曾經還有一則發生在譚傳榮身上的小故事:譚傳榮退伍后,在村里當上民兵隊長,鄉親們好長時間吃不上肉,有一次他想方設法搞來一筐,分給全村人吃,唯獨自己只喝了一碗肉湯。這是富有浪漫色彩的譚傳榮兼濟天下的精神體現。但是,經商要面對赤裸裸的社會現實,企業家要足夠的理性才能戰無不勝,譚傳榮踏進能源領域的理性依據又是什么呢?

采訪中,譚傳榮向記者回憶,上個世紀末,舉世矚目的三峽水電工程正如火如荼修建,由此帶來了百萬人口的三峽大移民、縣城搬遷。

新城建設過程中,商機遍地。在能源領域,當時三峽地區家庭以燒煤為主,而天然氣作為一種更加安全、更加干凈、熱值更高的新能源,盡管在中國還處于起步期,但在國外已被廣泛使用。而且從經濟角度來算,如一戶居民使用天然氣,比燒煤一年下來可節約720 元。天然氣產業在國內的爆發指日可待,由此也喚起了譚傳榮轉戰天然氣產業的決心。

“攪局”天然氣

譚傳榮踏入三峽庫區的天然氣產業,相當于進入了一個市場空白,在由國企壟斷的能源領域,譚傳榮也算是較早的民企“攪局者”。

1999 年6 月,譚傳榮旗下的三峽燃氣集團與云陽縣簽訂協議,建設云陽境內的天然氣管道,開啟了一個新入局者的艱難生長。

對于天然氣管道建設的資金要求,譚傳榮三招解決難題:一是拿出之前的創業積蓄;二是借助國家政策優勢,用好政策基金;三是借助金融機構對民營機構的支持,利用好銀行貸款。技術層面,三峽燃氣集團當時引進了一系列技術過硬的天然氣專業人才,讓他們在專業顧問、技術實踐上出謀劃策、落地實施。

天然氣是一個民生產業,用戶的滿意度是建設運營天然氣管道的關鍵,也決定著三峽燃氣集團能否發展壯大。為此,公司在用戶端下功夫,引入燃氣保險,保障用戶的人身財產安全。“這開創了重慶燃氣行業的先河。”譚傳榮說。

招招勝出,可以看出三峽燃氣集團早期開辟燃氣市場戰術的精準和高效,也為之后市場的拓展奠定了基礎。云陽通氣之后,三峽庫區腹地的奉節、巫山等城市也相繼與三峽燃氣集團簽訂協議,投資建設了三峽庫區“云陽- 奉節- 巫山”長輸管線200km,并建成三縣的城市燃氣工程和CNG 加氣站,讓18 萬戶三峽移民用上清潔經濟的天然氣,年供氣量1.2億m3,基本鞏固了庫區陣地。

但是,庫區市場鞏固后,三峽燃氣集團并沒有停止擴張的步伐,而是繼續揮師東進,入駐湖南。

值得一提的是,譚傳榮在湖南市場版圖拓展上高潮迭起:2006 年,先后投資建成湖南省安鄉、漢壽、臨澧三縣城市管道天然氣工程,目前擁有各類用戶10 萬戶,年供氣量0.5億立方米。這也促使三峽燃氣集團以三峽庫區為核心、湖南為拓展的燃氣版圖初步構建成功;2009 年,開始申報湖南省能源總體規劃的重點項目——常德地區“五縣一市”天然氣管道項目,項目成功獲批并于2014年初全面動工。

2014 年,湖南省政府同意實施《湖南省天然氣輸氣管網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5—2017)》(簡稱“氣化湖南工程”三年行動計劃),計劃安排到2017 年底,全省新建完成國家干線2 條,省內支干線、支線共25 條;力爭管道氣化全省14 個市州中心城市和66 個縣市。彼時,這項“氣化湖南工程”行動計劃給已在湖南市場深耕近10 年的三峽燃氣集團,帶來難得的發展機遇。于是公司大展拳腳,2014 年6 月,由該公司實施的“五縣一市”(“五縣”指的是常德市的澧縣、安鄉縣、臨澧縣、桃源縣、石門縣,“一市”指的是津市市)天然氣輸配管道項目正式動工。

2015 年7 月,三峽燃氣集團充分發揮建設“云陽- 奉節- 巫山”長輸管線的經驗優勢,快馬加鞭,僅用1 年時間,就完成了“五縣一市”天然氣輸配管道主體工程,進入試運行。資料顯示,“五縣一市”天然氣輸配管道全長245.9 公里,工程總投資4.8 億元,管道沿線涉及9 個區縣( 市)、30 個鄉( 鎮)、124 個行政村、3 個街道、5 個社區、7 個工業園區、3000 余農戶和30 多家企業,解決了數百萬群眾用氣問題。三峽燃氣集團在湖南市場也由此開啟了發展的新篇章。

拓荒煤層氣

梳理譚傳榮近30 年的創業歷程,發現“大手筆”是其重要特征:剛開始創業,他就承包一個校辦工廠;虧得一塌糊涂時,他投資房地產;經濟稍微寬松,他又建起資金密集的天然氣管道……這位號稱“即使倒下,也要成為一座山、一道嶺”的企業家,在創業路上簡直就是一個斗士。

2005 年,這位斗士做了一件至今說起來自己都熱血沸騰的大事:主導鋪設全國第一條跨省的煤層氣長輸管道——“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該管道全長98.2 公里,途經山西、河南兩省,橫跨整個太行山,2010 年竣工時,其管線滿負荷運轉的能力相當于當時全國煤層氣利用的總和。

是什么推動著譚傳榮要做這樣一個“大手筆”工程呢?他又是如何主導建成的?

煤層氣就是平常熟悉的瓦斯,主要成分為甲烷,賦存于煤層之間,作為一種清潔能源,中國的資源儲量相對豐富。其抽采利用開發既有利于煤炭安全治理,又益于國家能源結構調整,因此國家非常支持煤層氣發展,并出臺了多項激勵政策措施。但是,受制于開發難度,大規模商業化利用仍未實現。在這個背景下,繼三峽庫區天然氣市場后,譚傳榮相當于又進入了一個空白市場。

一般而言,一個市場的拓荒者,往往會受到外界諸多質疑,就像馬云創業之初,很多人都懷疑他是騙子。而這般質疑,其實也反映在此條長輸管道的建設過程之中。

事實上,譚傳榮是半路接盤“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項目的。時間回到十多年前,作為國家規劃的重點煤層氣項目,“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原本由央企中聯煤層氣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聯煤)申報,發改委也給中聯煤出具了項目路條(同意開展前期工作的函),后來由于中聯煤屬國企,程序復雜、審批較多,工作開展較慢。怎么辦?俗話說,有縫隙就會有陽光,此時,三峽燃氣集團見縫插針著手入局。

怎么入局呢?

當時,作為中國煤層氣資源豐富之地,山西省晉城市非常鼓勵民營資本進入煤層氣的開發和利用,推進煤層氣產業的規模化和商業化。但是,瞄到此商機的不只是三峽燃氣集團,當時還有多家央企,包括山西國有企業——山西能源煤層氣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及央企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河南省中原石油天然氣開發有限公司等。

在這些強悍林立的對手中,三峽燃氣集團如何立足?

“與國企合作,民企要學會做小兄弟。”這是譚傳榮一直堅持的合作理念。因此,在該項目中,三峽燃氣集團當了“老二”,山西能源煤層氣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是大股東,占比35%,三峽燃氣集團、河南省中原石油天然氣開發有限公司和三峽國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分別占26%、9% 和20%,而考慮到中煤能源集團公司有氣源,最終其占比10%,項目的投資主體是山西通豫煤層氣輸配有限公司(下稱山西通豫)。

然而,意外的是,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接下來資金、社會溝通、運營三座困難高山,將三峽燃氣集團緊緊包圍。

破解三座冰山

三峽燃氣集團遭遇的第一個棘手難題是資金冰山。“項目股東較多,且股東性質不同,導致決策事項艱難,建設工期延長,費用增多,而在向金融部門進行融資時,部分股東又不愿按股比承擔擔保義務,對工程延期所增加協調費、賠償費、工程費不予理解。”譚傳榮回憶說。

實際上,融合央企、地方國企、民企在內的混合所有制企業要正常經營,其難處是可以想見的。一開始,三峽燃氣集團是項目第二股東,但后來由于項目資金短缺,其主動增資成為第一大股東。“按照國家發改委的批文,要求項目資本金需達到2.08億元,而當初僅有8200 萬元,后逐步增加至1.5 億元、2.08 億元,在增資的過程中,部分股東放棄注冊資本注入,三峽燃氣成為大股東。”咬咬牙,譚傳榮最終還是渡過了資金難關。

然而,這也僅僅是資金難題破解了,建設過程中的社會溝通,又是另一大難題。管道途經晉豫2 省、5 縣、14 個鄉鎮、82 個鄉村單位,利益訴求眾多,協調的難度相當大。甚至出現了這些情形:有的人因為工程動了他們祖墳、田地房屋,無論賠多少錢死活不讓挪;有的人鉆進工程挖掘機里,漫天要價,一躺就是好幾天;更有甚者,本該賠付給老百姓的是1200 元,真正到手里的卻只剩下700 元。

“確實很多時候都想放棄不干了。”譚傳榮曾對外吐露心聲,但他又覺得,“人必須堅持理想,要咬住青山不放松。”

于是,作為項目大股東,在近6年的時間里,譚傳榮帶領他的團隊四處奔走,從村民、村主任、鎮長到縣長,一級一級地往上談,溝通,溝通,再溝通,協調了上百次,問題才得以解決。

2010 年10 月,跨越山西、河南兩省的“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工程,終于全線竣工并投產,這是全國第一條跨省的煤層氣長輸管線。該項目設計輸氣能力20 億立方米,如達到滿負荷輸送,山西可以節約能耗約標準煤246 萬噸,減排二氧化碳460 億方。

本想著大功告成,但意外的是,難題接踵而至,該管線接下來又遭遇了運營瓶頸。譚傳榮透露,從建成到現在,因為經濟形勢較低迷,需求減少,加上石油價格下降,而煤層氣的成本又比較高,上游開發供氣也不足,該管線一直沒能實現預期的年輸送目標。目前管道日均輸氣量僅為130萬立方米。

怎么辦?

2017 年8 月30 日,“救星”到來,利好政策落地,國家發改委當天發布《關于核定天然氣跨省管道運輸價格的通知》(下稱通知)。通知對13家企業進行了成本監審,重新核定了運輸費,而重慶三峽燃氣( 集團) 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家。“國家考慮到‘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建設周期較長、長期未能達到滿負荷生產等因素,價格定為0.325 元/ 立方米,為管道的經營奠定了基礎,指明了方向。”譚傳榮說。

通俗一點說,《辦法》規定管道運輸價格與負荷率掛鉤,管道運輸企業負荷率低于75%,實際收益率將低于準許收益率。因此,這會促使沒有滿負荷的管道向第三方開放,提高管道負荷率,從而取得國家規定的準許收益率。

跨界布局

“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毋庸置疑是中國能源史上的里程碑,國家能源局在“十二五”規劃回顧“十一五”成就時,特別提到了此條管線。而從另一個層面說,這條管線的建成,也是三峽燃氣集團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公司由此開啟了業務多元化的跨界布局。

其一,譚傳榮構想實施了“讓煤層氣、天然氣輸配管道由‘線’成‘網’”的戰略計劃,拉長產業鏈條。比如,在“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下游,延伸了博愛至洛陽的輸氣管線、LNG 液化工廠、CNG 加氣母站等。2013 年,集團投資建設了博愛LNG工廠,工廠規劃日處理能力可達120萬立方米,一期工程( 日處理能力60 萬立方米) 僅用了10 個月時間就完成建設,累計投資7 億元。2016 年,投資1 億元,建成了一座2 萬立方米的LNG 儲罐,該儲罐是河南省最大儲液裝置,具備河南省氣源應急儲備能力。2017 年,建成投產2 萬立方米LNG 儲氣設施,將成為河南最大的調峰儲備庫。

其二,三峽燃氣集團以能源為出發點,拓展到汽車產業,如氣瓶生產、氣瓶檢測等。2014 年,建成了河南省規模最大、技術最全的氣瓶檢測和汽車LNG 改裝生產線。而與焦作市質監局合作建設的河南省氣瓶檢測中心,與張家港富瑞特裝、焦作豫通物流合作投建的汽車動力改裝及氣瓶生產項目,于2017 年3 月建成投產。

其三,三峽燃氣集團構建實施了以能源為中心的跨產業綜合發展戰略。2014 年,三峽燃氣集團進入貴州,與省國資委邁達盛集團共同出資成立了貴州能源控股集團,該集團是貴州全省大力投資發展的油、氣、電能源項目,目前3 萬噸成品油油庫已建成、日處理100 萬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氣工廠已開工、凱里—銅仁天然氣長輸管線正在建設中、200 余個充電樁已分布省內多個州市縣、一大批加油站將陸續投運、部分城鎮燃氣和加氣站已經實現基本盈利。2017 年7 月4日,集團與河南省焦作示范區簽訂合作協議,將在該示范區投資天然氣熱電廠、輸氣管網、熱力管網、城鎮燃氣及油氣電能源綜合站等項目,總投資約26 億元,通過這些項目的實施,力爭將該示范區打造成清潔能源工業特色小鎮示范點。 “別看項目那么多,其實都是以能源為基礎進行的業務拓展,隨著時代的發展,單一產業的投資已經不能滿足外界的需求,必須尋求多元化、全產業鏈的發展。”譚傳榮解釋說。

而為實現這些宏偉的戰略計劃,三峽燃氣集團早已在人才培養、技術研發上深下功夫。公開資料顯示,鐘辛生、陳吉慶、林忠厚等能源領域資深專家都是公司聘請的高級顧問。同時,公司還支持了清華大學和英國劍橋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聯合建立低碳能源三校聯盟,與大專院校和社會科研機構聯合組建了中原煤層氣綜合利用研究院,共同研究課題。

此外,三峽燃氣集團在資本運作及互聯網開拓上也不甘落后,一方面與美國華平集團、中航信托資本、亞美能源以及地方政府合作,在全國率先建立了5 億元的煤層氣發展基金,投資相關煤層氣開采、輸送及利用等項目;另一方面與阿里巴巴合作,謀劃智慧能源領域的突破。

隨著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智能能源”一詞最近幾年被提得越來越多,但由于涉及到基礎民生產業以及技術制約,智慧能源落地速度并沒有想象得那么快。但如今,一個互聯網界的巨頭和一個能源領域的改革創新者合作來張羅這件事,似乎前景指日可待。

 

對話譚傳榮:

公司正籌劃上市

《渝商》:上次采訪時,您說2018 年希望在企業創新上有重大突破。今年即將過去,請談談企業這一年創新情況。

譚傳榮:目前業務市場已發展到廣東、江蘇等沿海地區;2018 年,我們與阿里巴巴談判形成初步合作意向,在雄安新區推進智慧能源這一構想已初具雛形。

《渝商》:您如何判斷新能源行業的走勢?

譚傳榮:隨著用途的日益廣泛,現在以天然氣為代表的新能源的產值,每年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今后一段時間都是新能源發展的最好時機,因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需要沒有霧霾的藍天。

《渝商》:三峽燃氣已由一家傳統民營企業轉為有央企股東的混合所有制企業。為什么要改制、讓出股份?

譚傳榮:央企與民企的合作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了,民營企業中有央企股東,可以利用央企得到更多的資源、獲得更多的合作伙伴、獲得更佳的利益,而且民營企業也可以融入到國有企業的發展中,利用民營企業靈活的優勢,與基層協調談判一些瑣事,有效杜絕腐敗情況的出現。

《渝商》:公司目前央企股東有哪些、股份比例如何?央企進入,你如何保持控制權?

譚傳榮:目前公司與中航信托、中海油、山西能源產業集團、河南中原石油天然氣、貴州邁達盛等央企、國企進行了合作。我們所有的決定都不是一言堂,要通過董事會決議討論,要通過股東進行舉手表決。至于誰控股、誰參股,我認為無所謂,雙方只要能發揮各自優勢,形成合力,共同推動企業快速發展,實現合作共贏就好。

《渝商》:民企和央企合作時,除了保持小兄弟心態外,你覺得還有什么竅門?

譚傳榮:國企民企不是對立的,完全可以共贏發展。我原來也講過民企市場敏感性強、機制靈活,可以彌補國企的短板,更像是小兄弟輔助大哥哥開山辟路。其實還有一方面:民企在合作過程中也可以學習到更完善的管理方法、更先進的技術,國企更像老師以身作則、言傳身教。

《渝商》:2006 年公司借殼上市失敗,直接損失2 億多元,是怎么回事?接下來會考慮繼續上市嗎?

譚傳榮:當時上市失敗,只能說明我們確實缺乏經驗,中國有句老話:“欲速則不達”。現在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三峽燃氣集團和三峽人也在這段時間內快速成長了,不能因為失敗過就不再嘗試,目前我們在做上市的準備工作。

 

最佩服任正非和譚傳華

《渝商》:作為北京重慶商會會長,你覺得渝商和其他商幫有什么不同?

譚傳榮:浙商的思維超前,勇于創新,善于抱團發展,包容性強,而相比浙商,渝商更加個性化,敢想敢做、吃苦耐勞、自強不息是渝商的顯著特征。

《渝商》:你最佩服的企業家是誰?

譚傳榮:任正非和我弟弟譚傳華。任正非,軍人出身,其家國情懷值得敬佩;弟弟譚傳華,作為譚木匠梳子的創始人,右手殘廢,創辦的企業解決了上千殘疾人就業,看到那些殘疾人生兒育女,孩子成龍成鳳,我感動不已,弟弟做了大好事。

《渝商》:你說過,把煤層氣當藝術品,如何解釋?如何將藝術運用在企業經營上?

譚傳榮:做任何一項事業,都不能純粹追求商業利益,而是先講社會效益和社會價值。

《渝商》:但經營企業是很現實的事情。

譚傳榮:理想是建立在現實基礎上的,對企業家而言,也是如此,不切實際的理想會讓企業走彎路,甚至會走下坡路,所以我會設立2 個理想,一個是長期的,一個是眼前的,循序漸進,穩中求進。

《渝商》:你怎么看待財富?

譚傳榮:財富就是數字。我更看重艱苦奮斗、回饋社會的企業家精神。我對我的女兒也是這么要求的,要艱苦奮斗,勤儉節約。

《渝商》:你認為的企業家精神是什么?給自己打多少分?

譚傳榮:不忘初心,懂得感恩;與時俱進,能前瞻決策;目標明確,講究至誠,良好的商業信譽和口碑;要心有所敬、行有所循,心有所畏、行有所止。我給自己打7 分吧,做到容易做好難,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

《渝商》:考慮過接班問題嗎?

譚傳榮:沒有。

(文章轉載自《渝商》雜志)

9u游戏李逵劈鱼 怎么看时时彩要出豹子 山东时时怎么玩 开奖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票大赢家老时时 哪个平台有秒速时时 大发快三精准计划人工 1千炮捕鱼网站 上海时时情况 辽35选7走势图 奇趣腾讯分分彩走势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新彊时时彩开奖号48期 加拿大28官网网站下载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apk